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谁杀了知更鸟(一)(偏all咕哒)

angels of death的梗,安利大家去看这个名义恐怖实则恋爱的七月番剧,有暗黑元素

只看了番剧没有玩过游戏,渣文笔

ooc!ooc!全员性格黑化

ok?→

 

偌大的病房中,少女垂首端坐于正中木椅上。

天际夕阳勾勒几分诡异血色,落地窗后,雪白窗帘过滤下温柔的金色,映衬女孩橘色发丝愈加绚烂。

“立香。”身穿白大褂的青年左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右手递上一杯氤氲热气的热可可,浑浊液体散发着甘美诱人的香甜气息。

少女闻声微微抬首,毫无生气的金色瞳孔宛若经年沉淀的宝石,面无表情地看向眼前青年带着笑意的晶紫瞳孔。

青年嘴角笑意扩大了几分,温柔的嗓音循循善诱,仿若蛊惑人陷入泥潭的知更鸟。

“藤丸立香小姐,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梅林。”白色长发随意挽在颈侧,青年向少女伸出手,宽厚白皙的掌心纹路分明。

“和我来吧,我将带你去你梦想的地方。”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我杀了知更鸟,

     用我的弓和箭。

 

藤丸立香是被冷气冻醒的。

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猛然从混沌的梦境中惊醒之时,浑身上下早已酸痛麻木得不易动弹。

靠着意念从指间挣扎,过了不知多久,少女终于从椅子上身形不稳地站起了身。

“我这是在哪儿?”立香微微皱眉,她只记得自己随着父母来到了医院,其他的记忆都好似绞揉的胶卷,模糊不清。

周围布置好像一间寂静无声的病房,少女满是不解的鎏金瞳孔四处打量,隐隐映照出碧蓝天幕中的一轮硕大蓝月。

她拖着仍旧发麻的双腿向门外走去,迎面便是对着自己双瞳的长筒监控器,以及黑暗无人的狭窄长廊。

“爸爸?”立香强压下心中不安,向前探了几步:“妈妈?”

走廊尽头被拉下的道道门闸和锁链在月光中现出不明轮廓,立香越向前走,心跳越是不稳。

如她所想,走廊的通口早已被门闸和铁锁封住,只有一架上世纪老式打印机静静地立在左边。

“咔嚓。”机器常年不动的浑浊音效将少女吓得后退几步。

翻起卷边的羊皮纸被整齐地印上花体英文,立香惊疑不定地上前查看,口中缓慢念出英文的内容。

“你是谁?”

“你为什么在这儿?”

“你应该清楚地认知自己,是天使还是祭品?”

“认清自己,门将会开启。”

咒语般的文字似乎是潘多拉的开盒关卡,立香心下微颤,有了转身跑走的冲动。

机器沉寂了片刻,重又运作起来,依旧是工整的花体字——“你是谁?”

努力克制自己想要逃跑的双腿,少女抿了抿唇,鬼使神差地回应道:“藤丸立香。”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

“因为我生病了,父母带我到医院来看病。”

“为什么?”

“因为…”

少女混沌黑白的记忆匣子仿若被撬开了一道小口。立香捏了捏衣角,脸色浮上苍白的色彩。

她目光呆滞地看向一边,声线没有起伏地平诉:“我目睹了杀人现场,所以被带去看心理医生。”

女孩的语气带上几分焦急:“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去找我的父母。”

又是突如其来的“咔嚓”声,只不过这次是从右侧传来的。

“出口?”立香眼里透出几分惊喜,却在铁锁门闸自动弹开之时转为了惊惧。

门闸后只是一块被栅栏包围的封闭方地,四周被斑驳的木板包围,铁栅两边各绑了一个小型音响。

目光转移向上,立香却见上面还有一道刻度表,锋利的铁质指针定定指向B7的方向。

电梯?

她犹豫片刻,抬脚上了电梯。铁门紧闭的瞬间,楼层在机器的运转下转换为B6,音响传出电子刺耳磨人的噪音,甜美的女声自其中传出。

“最下层的她已经成为祭品,请大家在各层做好准备。”

什么意思?

立香已经分不清是封闭空间上升还是恐惧引起的耳鸣和胸闷,满是不安的鎏金瞳孔中,冰冷的铁门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她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就好像囚笼中的小鸟已经没有退路,无处可逃。

沉闷铁门自动拉开,立香吞咽下所有的恐惧,缓慢地向唯一的出口迈去。

“欢迎来到游戏区域。”铁闸关闭前,电梯中的音响似乎带着笑意,耐心地与她解释。

立香仰头,这层建筑内遍布林立不齐的楼房,铁锈的腥气遍布各处。或许是嫌弃气氛太过压抑,不时有几声乌鸦啼鸣此起彼伏地响起。

 

——谁看到他死?

——是我,苍蝇说,

     我看到他死,

     用我的小眼睛。

 

“哒,哒。”

少女清脆的步伐声是这条主道唯一的杂音。

立香早已在一模一样的重叠建筑中分辨不清原路,她曾试着出声询问,但没有生物仁慈地赐予她任何回应,连之前的乌鸦声也不再出现。

唯一变化的是那浓重的铁锈味,越往前走,其中的腥气越是明显。

立香心中的不宁愈加严重。

“再走一个路口,我就拐弯。”她双手不由地紧紧相扣,置于胸前虔诚地祈祷:“主啊,请保佑我平安地从这里逃出去。”

可是还没准备拐弯,少女便驻足不动了。

她无法向前一步,因为浑身僵硬,眼中映满遍地的赤红。眼前的路口被路障围起,标识清楚写着“犯罪现场”。

嗓间呼叫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有生物却先她一步发出了声响。

小巧的知更鸟在一侧窗台上鸣叫出动人的乐曲,尽管羽毛已经被血色沾染,却丝毫没有因受伤悲鸣,而是欢快地跳跃上下,似乎在驱逐所有的阴郁和不安。

立香瞪大双眸定定看着灰白中唯一的鲜艳色彩,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想要将它接下带入怀中,就像要捧住唯一的希望。

“过来吧,我们一起逃出去。”少女苍白面容显出许久未见的温柔。

话音未落,身侧的墙壁轰然塌落,顺着碎石滚落的小鸟被一双布靴狠狠踩在脚下,鲜红的色彩近乎溅入少女发散的瞳孔内。

立香僵直地立起脖颈,迫不得已望向身前遮住阴影的人。

健壮身躯后奇异地拖着粗长的尖刺尾巴,男人咧开内里满是利齿的薄唇,赤红双目因为兴奋而煜煜生光,仿若在打量一只志在必得的猎物。

“我倒数三秒,给你逃。”男人凑近少女,古铜色面孔散发着野兽的气息,逼得立香后退半步:“逃吧,总之你是逃不了的,在我锋利的长矛刺穿你的喉咙前,让我欣赏你面容上美丽的惊恐,让我听听你那动人的尖叫声,就像那只啼鸣的知更鸟一样。”


不说你们应该也能猜到这只是狂汪

本来想写伯爵的,后来觉得zack傻傻的又有点傲娇还是适合汪酱,毕竟伯爵太聪明了(泥垢)

这篇是试阅,毕竟受面实在太小,而且我第一次尝试暗黑元素也感觉不太在行,如果有宝贝愿意看我会继续写哒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