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嘿,你捡到一只白魔 上篇

白魔优等生伊奈帆x 黑魔见习生斯雷因

前文交代见→嘿,你捡到一只白魔楔子

本篇又名对不起三观崩塌的我吐槽地停不下来

正式的第一篇本来想写得比较欢脱,结果写成了斯雷因各种吐槽啊[深沉脸],后面也许没这么跳?能接受的话→

渣文笔,OOC,OK? →

上篇01

黑发赤瞳的少年淡定地坐在沙发上,淡定地剥开橘子,淡定地思考有史以来遇到的比量子物理计算还难解的最大问题。

——他不知道怎么回学校了。

撇开他为什么如此淡定地在别人家里无视别人已经是高压x光的眼神自顾自吃别人家的东西,让我们来回放一下镜头看他是如何沦落到如此境地的。

界塚伊奈帆,今年15岁,爱好是研究物理题和做饭,自带三无和人妻属性,上有一个大六岁的姐姐,除了超出常人的冷静头脑和过于敏捷的学霸思维,怎么看都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但是私底下,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

是的,界塚家,世世代代都是马猴烧酒白魔法师。

魔法师的身份并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只有天生拥有魔力的人进行考核后才能获得魔法师身份认证书,并且需要对普通人保密身份。所以除了住在魔法界的贵族以外,一般的平民魔法世家会对自己的孩子隐瞒身份直到他们达到一定的入学能力。

然而,伊奈帆早在五岁时由于父母牺牲在黑白战争的战场上,在姐姐忙碌于修复做饭时不小心弄爆炸的平底锅的时候,就开门接到了父母的遗书,上面有父母所有想对姐弟说的话,包括对他们一家白魔身份的袒露和对于他们到Aldnoah上学的期望。

年幼的伊奈帆睁大赤色的双瞳垂头安静地看着信纸十分钟,然后捋开刺痛眼睛的刘海轻声对猫头鹰邮递员先生道了谢,沉默关上了门。进门后他将信纸交给灰头土脸的姐姐,在她看完信抱着自己放生大哭的时候轻拍姐姐的头,继而进厨房系上围裙开始做饭。他深知在普通世界暴露身份的利害,也在遗书上了解到邻居家的韵子和加姆也是白魔世家的事实,所以一直很好地隐瞒自己的身份。

直到在15岁时接到三人的录取通知书时,在转交通知书并面瘫脸看着加姆笑得前仰后合吐槽伊奈帆原来你是深藏不露的中二时,只低头看着手表倒计时。果不其然加姆在跑进家门准备大肆宣扬并且嘲笑后十分钟后木然捂着光速被打肿的脸出了家门——伊奈帆,老妈她……变出了精灵让我签订契约。

从此,伊奈帆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拽着怀疑人生灵魂脱壳的加姆踏上了通往Aldnoah的望着征服之路。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实是他在路上一不小心遇到了龙卷风结果大意地被吹下了空中火车,等醒来就看见了一个看上去就十分好骗无害的浅金发少年。

“以上,这就是我出现在灌木丛的原因,还有什么问题吗?”伊奈帆云淡风轻地陈述完,往嘴里又塞了瓣橘子,继而将手靠近空调取暖。

……怎么说呢,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嘈。

斯雷因把脸深深埋入掌心,感到身心俱疲。

——[最后一句话里面划掉的词别以为我没听见啊,好骗是什么意思啊,三好学生的标准脸怪我咯……话说道理我都懂,只是为什么你一个物理学霸会相信魔法这种东西啊,还有为什么最重要的部分你要一带而过啊,到底是怎么才能办到一不小心遇上龙卷风然后大意地被吹下了空中的火车啊!]

“啊,忘了说,那是两个世界的结界处因为时空缝隙经常出现飓风之类的,所以在出现下次接口之前我暂时无家可归。另外从科学角度来说,魔法并非是完全不可存在的东西。”

——[欸欸这个人会读心术吗?]斯雷因吓了一大跳。

“因为你的表情太好懂了。比如你现在的表情应该是“问题ない”,那么在下一次魔法界入口出现前就请多多指教了,特洛耶特桑,房租我会付清的所以请放心。”伊奈帆端起咖啡走进书房,关门前侧首留下一个浅淡的微笑。

“啊,请多多指教,叫我斯雷因就好……不不等等,这完全不好啊!再说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大丈夫的表情明明是一脸的目瞪口呆.jpg……咦咦付清房租是什么意思啊啊啊!”

总之,斯雷因和伊奈帆精彩的同居生活就此和谐(?)地开始,可喜可贺www

 

02

伊奈帆把门反锁后,背靠墙听着金发少年在客厅传来的惊呼,微不可察地叹出一口气,全身都稍稍放松了下来。

果然,赌赢了。

他睁大澄亮的赤瞳安静地观察四周,除了卧室,书房是获取陌生人最有效信息的地方。房间里窗明几净,可以清楚看见外院里嫩绿的草地,欧式的米色窗帘整齐地扎成一束,阳光绕过窗沿倾斜在单独的红木椅和厚重的红木书架上,可以清楚看见架边少许的灰尘。伊奈帆凑近书架,看见上面整整齐齐摞着各式书籍,可以看出主人家是独自生活且爱干净的人。

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没人使用也会擦干净书架的,喜爱整洁但是自理能力还不够优秀的类型吗。伊奈帆手抚过一排深蓝的硬皮书脊,喃喃道。他突然顿住,指尖停留在排在最后看起来最厚重的一本上。

《Basic Introductory Book for Abecedarian : For Black Magicians》(黑巫师初学者的入门书籍)

沉默了半顷,伊奈帆微微用力,准备将书从书架抽出,突然被行李箱闪出的一道蓝光吸引了注意。

他从上衣的小口袋中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支三寸半长的木棍,轻轻一挥,行李箱的拉链自动拉开,一个闪着蓝光的球状晶体飞到伊奈帆身前的空中。伊奈帆用魔杖一点,水晶球里就显示出加姆因为太过凑近而变形扭曲的脸。

“伊奈帆!担心死我了,刚刚斯雷普尼尔测到你的光元素所在地点,跑到公园去却发现你不见了,还有暗元素的残留在那儿,你没事吧?被黑魔发现了吗?”加姆退后了一步,水晶球显示出他身旁飞来飞去的更像机器人的小精灵。

“冷静点,加姆,我在他家里。”伊奈帆看了一眼书房厚重的门,略一思索后挥动魔杖,一个画面凭空显示在空中,其中的金发少年很苦恼地在地板来回走着,像是在思索如何是好。

“哪个他?黑魔法师吗?伊奈帆你疯啦!竟然胆子这么大……不过是你的话应该会没事…吧?”

“说话声音小声点比较好哦。”伊奈帆不急不缓地向书桌走去,顺道瞥了一眼画面,少年还在无意识地徘徊在客厅里,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迅速地跑到玄关。伊奈帆一瞬间不知道该庆幸书房的门隔音效果好还是该庆幸斯雷因的反应迟钝好。

“那——你——现——在——怎——么——办——?”加姆把手捂在嘴边,下意识以为能遮住音波传递实际上不改音量地减缓语速哑着嗓子道。

……......

伊奈帆为好友的智商默哀了一秒后,走到书桌前拿起了信封端详。“我遇到他时他已经发现了我,观察得出他周身的暗元素还不知道控制,散乱地在身旁流动,说明他是个刚知晓甚至还不知道自己魔法师的人,所以我赌他危险的可能性很低。”

“那结果呢?”

“结果就是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黑魔,根本知道黑白魔法师的矛盾冲突,天真无害纯洁好骗,而且他还挺喜欢橘子的,应该是好人。” 伊奈帆折开信头食指一弹,里面的纸张就晃悠晃悠飘落了下来。

“……重点绝对是最后一句吧!这是什么扭曲的辨识观啊!”

“顺便——加姆,我好像提前认识了校友。” 伊奈帆一目十行地扫完了信和通知书,对着水晶球面无表情地举了起来。

“……哈?”

 

上篇03

加姆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接受眼下的事实了。

“你是说你现在被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并且有可能是贵族还是隔壁和我们白魔势不两立的黑魔法学院的学生捡了回去并且准备友好地和他相亲相爱住在一起过以后的生活了?”

“是暂时同居。”伊奈帆一本正经地纠正。

“这种东西无所谓吧?!话说你真的不会觉得危险吗?他可是黑魔哎黑魔!万一他以后……”加姆双手握拳,恨不得冲过来往伊奈帆脑袋上来一棍子好让他清醒清醒。

“加姆。”伊奈帆冷静地敲了敲水晶球打断了他。

“嗯?”

“你的认知观念好像错误了什么,白魔的普遍观念当然是黑魔法师都是阴险狡诈之流,但是别忘了,这是白魔的定义。你觉得瑟拉姆小姐是阴险狡诈之辈吗?”

“唔……这倒不是啦,但是…..”

“就算他以后知道了黑白魔法师之间的矛盾,现在的我暂时是安全的。倒不如说按兵不动不让他知道什么是现在最好的解决方式。更何况,和他搞好关系之后,可以更方便地得到关于黑魔世家的信息。”

“伊,伊奈帆…..你还没放弃啊,调查你父母牺牲那件事情。”加姆的声音小了下来,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很危险的,黑魔的贵族世家很危险,趟这种浑水要适可而止啊。”

“…….嗯,我知道的,那边好像有情况,先断了。”水晶球闪了几下,加姆的脸消失。

伊奈帆沉默地盯着空中画面中穿着浅色家居服的少年,他貌似正在忙着给谁打电话,因为不能拨通一遍又一遍地按着号码。

[斯雷因·特洛耶特,阴险狡诈的黑魔吗……]眼里的亮光沉了下来,变得晦暗不明。

[倒不如说,白魔法师这边所谓的光明正义之辈更为可怕吧。]黑发的少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书桌,画面中的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名面带微笑披着白袍的成年人。左边的两位黑发青年男女面孔肖似少年的容貌,而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两人的身上。

赤瞳暗沉,仿若凝结干涸的血液,死死盯着的,是那两位旁边戴着眼镜微笑的中年人。

——————————————————————

斯雷因着急地重复打电话给库兰卡恩,可是对方那边貌似为了逗得他更着急一样,不管多少遍都只有“嘟嘟”的忙音。

在打了第二十遍,斯雷因也觉得自己差不多该放弃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这种时候哪个KY会来啊。”斯雷因以前总盼望着自己冷清的家里能多住进来一人,日常的生活能多些刺激,可是他现在只期盼开门之后见到的是正常人。什么魔法什么Aldnoah,我只是在做梦吧呵呵呵呵。

“噔噔噔噔——”金发的少年带着大大的笑容打着招呼,手上抱着一大堆不可名状的诡异颜色的玻璃瓶。斯雷因忍耐了半分钟才制止了自己想要关门的冲动。

“刚刚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怎么没接?”斯雷因扶额看着他把乱七八糟的玻璃制品一件件像看护宝贝一样小心地放在地毯上。

“咦你有给我打电话吗?”库兰卡恩扬了扬浅金的眉毛,掏出手机按下了锁屏键,然后无辜地放在斯雷因鼻尖前一公分,“静音的,我没听见。啊,现代科学就是不方便啊,不过以后用这个就好了。”

斯雷因手上被迫接了一个水晶球,他抬头看着库兰卡恩手上别无二致的晶体,纳闷道:“又是水晶球,不是测过魔力了吗?”

“不是啦,上次那个是魔力球,这个是通信水晶,不用充电不需铃声哦。”水晶球闪过一片蓝色的光,库兰卡恩的笑脸就出现在自己手上。

“好神奇!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话说……库兰,我刚刚在公园发现一个充满光元素的生物体,他还说要住我家里!”斯雷因把水晶球塞回去,语无伦次地抓住库兰卡恩的肩失声道。

“会说话?光元素?白魔的精灵吗?”库兰卡恩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斯雷因,接下来的话,你听好:白魔和黑魔已经争斗不休了三百年了。”

等等这种动漫里面才出现的情节是怎么回事啊!斯雷因有些脱力。是不是还有伏地魔什么的设定,然后我们一起大叫巴啦啦小魔仙变身去消灭共同的敌人?

“贵族世家之间的权力斗争一直是冲突的核心,黑白战争之后,也就是双方所引起的第一次魔法界战争,牺牲了不少人。黑白魔法师的贵族代表签订互不侵犯的条约后,赢来了短暂的表面上的和平,现在大多数的黑白魔学生都在学校里一起上课,包括Aldnoah学园。当然,两方的导师和学生都互看不顺眼,培养着各自的势力和人才。基本上所有的黑魔都被定义成十恶不赦的高傲人渣,而白魔那里也不过是塞满了伪君子罢了。”库兰卡恩的语气变得不屑起来。

“总之你没遇见白魔法师就太好啦!不说这个了,给你的基础入门书看了吗?”

“嗯……在书房里。”

“那好,我帮你把魔药试剂和水晶球放过去!”库兰卡恩搬起一地的玻璃抬脚走向书房。

“等…….白魔…….”斯雷因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那边传来哗啦哗啦玻璃碎一地的声音,跑近一看,刚走出书房手还扶在门把上的伊奈帆正抬着头和库兰卡恩大眼瞪小眼。

“我还没说完……我捡到的那个生物体……不是精灵,是白魔。”斯雷因心疼地看这地板。啊啊,这下又要收拾很久了,自己不是很擅长打理家务啊OTZ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