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Genesis-Licht 07

略微坏心眼的伊奈帆设定,渣文笔,可能OOC设定注意

将准备好的水壶放在车座中间,界塚伊奈帆转动车钥匙并将手放回,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随之哗啦响起,发动机如同野兽一般发出一阵阵低鸣。

斯雷因收回眺望车窗外的目光和飘远的思绪,将视线投向自己和橙色家伙双手之间的金属手铐,皱了皱眉。对方手掌的温度仿佛顺着手铐一路燃烧过来,鬼使神差地使斯雷因一瞬间想起自己生病得到照料睡过去之后,脸颊上感受到的温暖触感。

那时候的感觉,是…..他的手吗?

视线上移,一瞬间触及到一双半含疑惑的赤眸,在朝阳的映衬下如同宝石般熠熠生辉。

心脏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斯雷因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慌张中别扭地转开自己的视线。

为什么,要带自己出来呢?

——“想出去看看吗?”面对面下棋的时候(虽然只是某个橙色混蛋单方面一厢情愿而已),身着军装的少年突然发声道,“瑟拉姆小姐……女王陛下说地球是你的故乡,我想带你出来走走看看这里也许会对你的精神状态有好处,这也是女王陛下所期望的新世纪后的地球,虽然还在重建,但是自然风景很美。”

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敛去翠色猫瞳中的疑惑。斯雷因一遍遍咀嚼橙色家伙的话语,听到艾瑟伊拉姆公主的名字,他本应该有着以往的苦涩与被关注的高兴交杂的情感,胸口却没有传来熟悉的沉闷与钝痛。雨后放晴,与监狱里不同的新鲜空气既奢侈又夹杂几分寒凉,他只觉得全身都很冷,冷得他心脏一阵紧缩,本能地打了个寒战,身体缩在一起取暖。

“怎么了?觉得冷吗?”驾驶座上的伊奈帆向一边看去,身旁的人已经换下囚服穿上他带来的浅色衬衫,蜷缩在座位上形成小小一团。

——唔,有点可爱,像只猫。

没有多想,手掌已经覆盖在手铐另一端的手背上。

——嘶,好凉。

伊奈帆还没反应过来,手下的冰凉就已经挣脱,他往旁边看了一眼,对方略长的金色刘海盖住了眼睛,头早已偏向窗外,看不清神情。

“怕冷的话我下次给你带手套来,针织我还是会一些……”

“不用了,我不怕。“冷冰冰的声音一下打断伊奈帆的话语。

“你的手很凉。”

“我天生体寒而已,而且在火星上早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吗……赤瞳聚焦在斯雷因紧紧相扣抱住膝盖的双手上,对于这个背负全世界骂名的少年来说,唯一给他带来过温暖的是瑟拉姆。明显是心理学上解释成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斯雷因·特洛耶特,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的类型吗。他目光游移,注意到白皙的后颈皮肤表层开始晕染绯色。抿了抿唇,伊奈帆轻咳了一声。

“看了这么久?这里是战后还未重建的郊区,只有水泥地。”年轻的少尉好心提醒,头凑近浅金色。

“吵死了,我知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脸红了?是刚刚的缘故?”伊奈帆举起之前被无情甩开的右手。

“…..好好开车!我哪里脸红了!“

“郊区平坦人少的直路上开启自动驾驶系统很安全。倒是你,头上的毛好像炸了哦,没关系吗?”万年不变的面瘫脸。

“…..你想打架吗?橙色混蛋。“清亮的眼眸盛满了怒气瞪向对方,却惊讶地发现赤色眼眸温柔地望向自己,嘴唇勾起了柔软的弧度,不由愣住。

下一个拐弯后开始进入城区,伊奈帆回头专心开起了车,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身边人扭过头后红透的耳根。

“马上到城区之后,你会喜欢那里的景色的。那时候你会更激动,趴在窗户上看也说不定,小心别把脸挤扁了。”一本正经地好言相劝。

“你!我又不是第一次出游的小学生!”金属手铐的哗啦声响起,伊奈帆不出意外地从后视镜看见扭过去的苍白脸颊因激动呈现淡淡的粉色,与以往不同的充满生机的翠眸赌气地看向远处,熟悉的愉悦感再次渐渐充实了内心。

这之后两人沉默着,只听见车轮摩擦地面后,轻微摇晃的车体匀速行驶的声音。

“其实就算是水泥地也好。”快要进入城区时伊奈帆听见斯雷因低声说了一句,侧首看见他目不转睛近乎贪婪地看着窗外,仿佛想把所有的看见景色印刻在眼底。

“未重建的废墟,荒芜的高山抑或繁闹的村庄,林立大厦的城市都好。”斯雷因继而转过头,闭上眼向后倚靠,嘴角呈现虚无的笑意,“我想把这些‘外面’的风景好好看一遍,毕竟这是终身囚禁的我唯一一次出来的机会,以后可能再也看不见了。“

“不过那些未重建的废墟,荒芜的高山,都是我的杰作吧。”斯雷因没有等伊奈帆说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浅淡的笑容漫出几分苦涩,裹紧上衣一动不动似乎睡去。

伊奈帆看着身旁人垂下的眼眸半晌,然后手腕一转改变了方向盘的位置。

“我们不去城内了。”

“什么?”斯雷因莫名其妙地听到这一句,不明所以。

“你的手很冷。”

“哈?”所以这都有什么因果联系吗?

想起伊奈帆曾在监狱里嘲讽自己说话思维跳脱,斯雷因满脸黑线——明明这家伙才是实力跳线好吗。

“我从小都这样,体温偏低手脚冰凉,可能是生性薄凉的缘故。”斯雷因转头别扭地应了一句,带着自嘲的意味。

伊奈帆带着晦暗不明的眼光看了斯雷因一眼,探身关上车窗——加姆的越野车自动关窗系统貌似在战争中损坏了。

斯雷因感到一阵清爽的橘子味袭来,回头正好对上赤色的眼眸。

“…..但是我不怕冷,刚刚我说过,我习惯了,火星的天气条件本来就很严苛,所以不用关窗。“斯雷因下意识贴紧椅背,奈何身前的人竟然靠得更紧,赤瞳像新凝结的血迹,沉淀着厚重的情感,不带一丝杂质死死地盯着自己。

“那是自我放弃去承受寒凉而已,就像受伤落海的海猫放任自己沉溺冰凉的海水。”伊奈帆右手按住升窗按钮后盯着那双受惊的猫瞳一阵,然后直身坐回去,“而且,我怕冷。”

“你要干嘛?”斯雷因惊讶地看见身边人因发怒而绷紧的下颚,以及突然紧握住自己冰凉右手的左手,温暖的感觉一层层侵入已经冻麻的皮肤组织,这个人…在生气?为什么?

“带你去见见那些即使被海浪打湿羽毛,也会再度飞翔的海猫。“

————————

日本地区对于海猫的定义其实就是中国所称的黑尾鸥,这个梗来自雨之断章的repo,大意好像伊奈帆对斯雷因说即使是海猫也要好好活着,当然在双人心里也有瑟拉姆是海鸟的含义,私以为伊奈帆这句话主要还是针对内心低迷的斯雷因的,顺便伊奈帆一厢情愿自己和自己下棋的梗来自drama和TV第二季最后一集,伊总在官方设定总有种略微呆萌的感觉

我竟然填坑了QWQ这学期的课真的太多了,算法分析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但是会努力填完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