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嘿,你捡到一只白魔

很久以前想到的梗,先试着写篇楔子

白魔法师优等生伊奈帆x 黑魔法师见习生斯雷因

一年后我竟然回坑了,奈因设定太带感我戒不掉啊Q_Q考试前夕半夜码字,伊神保佑我过过过

可能会OOC? 这篇写得太赶了可能拿捏不当十分抱歉……楔子主交代,伊总出现很迟

 

楔子

 

坚信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的爱国守法的三好学生斯雷因,在16岁生日那天,被一封信震碎了三观。

他亲爱的大约一年中回家不到三次每次停留不到三天的父亲,给他寄来了一份大礼。礼物盒被精美的包装纸结实地包裹着,让人一看就觉得是昂贵又惊喜的东西。

这么多年下来,虽然一个人的生活孤独又艰难,但由于一直受到邻居库鲁特欧叔叔一家的照顾,斯雷因还算勉勉强强健康幸福地成长着。尽管每次一触及库鲁特欧叔叔那饱含关怀的严厉眼神,就想起自己与竹马库兰卡恩曾经一度被教鞭支配的恐怖。那也是长辈表达慈爱的一种方式吧,斯雷因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摇头,决定抖掉全身因脑补库鲁特欧眼神而害怕起的鸡皮疙瘩,先去查看父亲寄给自己的礼物。

斯雷因虽然对于父亲多年的不管不顾有点埋怨,但他不可置否,自己是有些期待这个十六岁的礼物的。

所有的惊喜和期望在拆掉一层层包装纸的过程中被消磨殆尽,原来长宽一米的大礼物盒缩水成了不到一半的大小,斯雷因叹了口气,持着死鱼眼负气地撕扯起了第十六层。

如果还有一层我就扔掉这个东西啊,恶趣味的哦多桑。

幸好,这是最后一层,感叹着科学家的脑回路是不是由于实验失败次数过多而崩坏的斯雷因在看见盒子里底部躺着的仅有的一封洁白信封时,好不容易压回去的低气压又不受控制了起来。

快要爆发之时,门铃适时地响起。

斯雷因一把扔掉这个给他带来不愉快的礼物盒,踩着拖鞋啪哒啪哒跑去玄关抹开边窗上的雾气,戴着围巾的金发少年正站在门前侧头笑着看他。

“生日快乐,斯雷因!父亲让我来送礼物给你。”库兰卡恩进门后摘掉围巾挂在衣架上,对着双手哈了一口气,“天哪,这鬼天气真冷。你怎么不开暖气?“

“替我谢谢库鲁特欧叔叔。唔,我刚回家,忙着拆爸爸的礼物,没来得及开暖气呢。”斯雷因瘫坐在沙发上,有些泄气地回答。这个礼物可真是让他“惊喜”,完全颠覆了他的期待。

库兰卡恩毫不客气地坐到斯雷因旁边打开了电视,闻言看了看满地狼藉的包装纸和随意扔在地上的礼物盒,了然于心。他轻轻拍了拍斯雷因的肩膀:“你还没拆开信封,万一这里面是什么惊喜呢?特洛耶特博士也许是为了保护这个东西的隐私才包裹了那么多层?”

“支票以外的还是敬谢不敏算了。”

斯雷因实在想不出这么大小的信封还能塞下什么礼物,拿起信封撕下信头猛地甩动起来。

然而掉落的只有两张薄纸。斯雷因捡起其中一张,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大半年前就看到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大字——“录取通知书”。

什么鬼!老爸你还记得我在薇瑟高中高一还没读完吗?!

斯雷因有点懵逼,于是他没看下去就捡起另一张读起来。这张是父亲的亲笔信,大意就是斯雷因你有没有很惊喜啊这就是你的礼物哦我为了保护它可是包了你的年龄那么多层呢哈哈哈。就在斯雷因满头黑线想要撕掉这张纸时,突然看到了一段话。

——[对了,你还记得艾瑟伊拉姆吗?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和她玩,她现在在Aldnoah学园上学,前段时间去那看望老朋友见到她了,就想到你也是时候可以入学了。毕竟你是特洛耶特家的人,大概还是有魔力的,所以就帮你办了入学手续,春假后和库兰卡恩一起来吧!]

斯雷因低下头,被梳至一边的浅金色额发自然垂下,遮住他被水汽浸润的眼眸。

怎么可能忘记,那个用笑容治愈了他整个童年的人,那个支撑他独自生活这么多年的人,那个曾握住他的手温柔笑道“斯雷因,下次一定再一起玩”的人,是个比百合花高雅比玫瑰花娇嫩的女孩,他心目中永远美丽善良的公主。

斯雷因抬头看着一旁饶有兴趣地研究着录取通知书的库兰卡恩,无力地垂下拿着信纸的手。

当然,艾瑟伊拉姆公主也是这个好命家伙从小就订过婚的未婚妻。

库兰卡恩似乎感到旁边怨念的视线,抬头挥了挥通知书,扬起自小最擅长的爽朗笑容:“果然你也要去Aldnoah啊!难怪父亲让我给你拿来水晶球当礼物,原来是要测试你的魔力。”

“什……魔力?水晶球?阿,阿鲁冬娜?那是什么?”

“什么阿鲁冬娜,A-l-d-noah啦,Aldnoah魔法学园!”库兰卡恩卷起舌一字一句地纠正斯雷因的读音。

……今天是愚人节吧,绝对是吧,你们联合起来逗我好玩吗?就算是一月份,难不成,是我在做梦?

斯雷因的眼神空洞迷惘。像是看穿了他的内心,库兰卡恩使劲地捏了一下斯雷因的脸颊,疼痛感彻底打碎了斯雷因自我催眠的设想。

“不是做梦哦,斯雷因。”

仿若晴空霹雳,斯雷因默默看着公益广告闪现的“democracy & science民主科学”,觉得人生道路既阻且长。

 

—————————————————————————

 

从便利店回家的路上,斯雷因拎着一袋子过年用的特价鸡蛋和橘子浑浑噩噩地走在雪地上。

他想起昨天晚上库兰卡恩拉着当场掉线的自己的手放在水晶球上,然后那个他以为是玩具的东西突然闪现一片紫黑色的光,接着就听见库兰卡恩以略带惋惜的口吻说:“真是可惜呢,斯雷因,我本来以为特洛耶特家族的人都天生魔力强大,好像你并没有那么出彩。不过也是中上的资质了,哟西,我们一起好好努力吧。”

……原来我是中上资质啊,那也还好啊,一起努力吧www

努力个鬼啦!什么中上资质!我不要!请把我的和平日常以及正直的三观还给我!

斯雷因略带惆怅地感受着周围呼啸的凛冽寒风,里面包含着自然中各种元素的流动。这种奇妙的开挂感受是在昨天他的手碰过水晶球的玩具后突然产生的,库兰卡恩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害怕这就等于开光了,很好玩的,闭上眼多感受感受。

恍惚中,斯雷因鬼使神差真的闭上眼睛感受了起来……好像真的有什么,是错觉吗,那边灌木丛的魔法流动好强,仿佛在发着光。是昨天库兰卡恩说的很稀少的光元素?去看看吧。

…..等等,我在干什么?

斯雷因突然顿住走近灌木丛的脚步,在心里对自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斯雷因啊斯雷因,你在干什么?你现在一定是在做梦,回去睡一觉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了。]

没错!我是不会承认的!魔力什么的设定太中二了!默默腹语一番后,斯雷因转身向家走去,一只脚还没迈出,突然一阵沙沙的骚动响起,灌木丛中探出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他的左脚。

“橘……子?“陌生的清冷声线从背后响起。

斯雷因略惊恐地回头低首,一双如同干涸的鲜血般的赤红瞳眸在灌木丛中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

“……冷、冷静,总之先冷静下来去找时光机,我什么也没看见……”

灌木丛中的赤色双眸静静看着斯雷因手忙脚乱地左顾右盼,有些莫名地眨了眨后,带上了明显隐忍的笑意:“我想以麻瓜世界现在的科学发展程度,应该是不会有时光机的存在的,毕竟爱因斯坦的理论还没被推翻,想要运用广义相对论里提出的加快速度和变更重力场强,严格来说也只能最大限度推迟空间时间的30%,即使是多普勒效应推测的钟慢现象…..”

斯雷因头脑发昏地听着匪夷所思地突然出现在灌木丛中一身发光的面瘫男人滔滔不绝地陈述着物理知识,那一瞬间头脑中唯一的想法居然是

——[啊,我果然讨厌物理这个科目]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