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Genesis-Licht 05-06

05
凌晨三点零五分。

伊奈帆缓缓抬起埋在浅蓝色囚服里面的脸庞,赤瞳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

指针“哒,哒”一刻不停地走着,令人心生莫名的慌乱。

身下的人才刚刚入睡,他听到逐渐安稳的鼻息才敢起身,目光渐渐移至前方。

日耳曼人的血统特有的淡金色这时显得虚渺而隐约,白炽灯将发梢勾勒出愈发透明的色彩,柔和却刺得伊奈帆心中一颤。

——透明到会消失吗?

黑发少年将头再度埋至身下人的胸膛,浅蓝色的柔软布料轻蹭鼻尖,稔熟的温柔味道安抚了躁乱不安的心。

这个人专属的温柔味道。就在面前,还未消失,还未离去。

他想起进入淡金发色少年与他在监狱会晤的第一次,翡翠色的猫瞳在看见他的黑色眼罩时浅浅垂下,长长的睫毛覆下一层忧郁的阴影。

“你眼睛的伤,是我造成的么。”愧疚感饱和致使声线颤抖的清稚的少年嗓音。

伊奈帆没有回答。半顷,他执起象棋问道:“下棋吗?”

实际上他是愣住了。

少年的翡翠色眼眸清亮不含半点杂质,他可以确定那人是没有说谎,下意识地就吐露出带着歉意的疑问。

明明是个谁也不愿意伤害的温柔少年,初次见面时稚嫩却坚定的眼神现在却变得毫无生机。

伊奈帆内心迫切想要再次点燃那双翡翠深处的亮光,这就是为什么他每次看见少年充满活力之时心情变得异常愉悦。

——要去救他。

——至少带他逃离这份不应该的沉重。

固执地这样想着,手却不由移到那片淡金色,意外柔软舒适的手感令其轻眯起酒红色的眼眸。

愉悦的心情如同电流顺着指尖的触感缠绕在心间,皮肤接触之间酥麻的触感和之前无数次无异。多巴胺的迅速分泌不仅使心情愉悦,连大脑也产生兴奋感,使得脑中学过的知识再一次急速旋转,清晰明确而强硬地给予他答案。

伊奈帆的注意力突然转移到身下人,熟睡中突然轻轻皱起的眉头以及不自觉抚上胃部的手显示其不算轻的胃痛。

监狱阴冷潮湿气息太重造成的胃绞痛么。伊奈帆听监狱长说过。

明天做暖胃的味增汤和营养均衡的便当吧。年轻的少尉这样想着,缓慢地翻身躺至浅金发色少年的身旁,仔细地观察其安静地睡颜,酒红色的双眸深处的光芒在灯光下隐隐变化深浅,如同深夜的火种。

左手抬起按捺住逐渐加快的心跳,他想他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爱上一个人了。迅速分泌过数次的多巴胺刺激他的大脑,宣示这是无法逃脱不可消逝的真实情感。

06
“奈君——!早上好,我又起迟了啊啊啊——”界塚雪慌乱地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懊恼地翻找着衣服。

“早上好,雪姐。”戴黑色眼罩的少年动作娴熟地用木筷搅拌碗中的蛋液,右眼瞟向锅中烹煮的高汤。

“果酱和吐司都准备好了啊!咦,这是味增汤的味道?奈君~是因为知道我最近太累,准备给我补身体吗?”界塚雪嗅了嗅周围,与厨房相连的客厅弥漫着温暖的水蒸气息。

“刺啦——”蛋液倒入煎锅散发甜香,少年并未回答问题,只是在听到姐姐提及味增汤后开锅盛了一小碗递了过去,顺手卷起半熟温软的蛋皮。

“早餐要吃蛋卷还是蒸蛋?”

“唔……蒸蛋!”

“真遗憾,是蛋卷。”把两卷嫩黄色的玉子烧放在砧板上切成整齐漂亮的十块,伊奈帆夹起两块放入饭盒。深蓝色的盒中早已整齐码入米饭、蔬菜沙拉、土豆泥和章鱼香肠,尚还温热的饭菜婷婷袅袅地将溢满香味的水汽飘向客厅。

“呜哇不愧是奈君,便当做得好漂亮。”界塚雪闻着诱人的香味,双眼发光地叼着吐司从背后冒出,“做了两盒,是自己吃吗?”

“……嗯,最近吃得比较多”赤色的瞳孔暗了半分,伊奈帆边回答边将味增汤装入保温的饭盒,“我走了,雪姐再见。”

那个表情,绝对在说谎吧哼哼哼。

做了两盒便当,另一盒是给女朋友吧,做得那么细心。一想到木头如自己弟弟也会恋爱,界塚雪心情就十分愉悦。

欣慰地看着弟弟背着书包走出家门的背影,笑眯眯挥手的年轻军官突然意识到什么而不受控制叫出声。

“啊啊上班要迟到了!”

————————————————————————————————
伊奈帆听见背后门内一如既往的慌忙叫声,轻轻叹了一口气。

“如果赶上最近一班车,上班时间应该不要紧的雪姐。”

伊奈帆自己也隐约感觉到,自从装了义眼,他的情感比以前丰富了不少。

准确来说,是经历那一切,瑟拉姆被打伤以及带走,自己被枪击中左眼。

中弹后重重倒向地面,感受到温热的液体从左眼流出,意识渐渐消弭。逐渐模糊的视野中依稀浮现浅淡发色的少年白皙面庞悬垂的两行清泪,雾气弥漫的翡翠色透露出苦涩与绝望的神情。

自己心脏感到被揪紧般痛楚的那一瞬间,无数不曾有过的情感充斥胸膛甚至快要溢出,他觉得自己这一生也许无法逃离那份翡翠色的诅咒。

至少要去拯救他。

不知从何响起的重复声音回放在脑海,伊奈帆头痛地皱眉。

又开始了,和昨晚在监狱一样。

该怎么办才好?

已经弄清楚自己所有情感的行动力超高校级的年轻少尉在车站低头思考着,并未注意到不远处奔跑过来的金发少年蓝色的大眼满满的谴责。

“喂!!想什么呢少尉大人!”加姆不满地在伊奈帆身前立住,看见身前人好看秀气的眉毛渐渐拧在了一起。

“伊——奈——帆——!”

“就这么办吧。”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少年的眉头突然松开,头也不回登上正好驶停的电车。

“什、什么?伊奈帆你等等我……搞什么鬼?”加姆急匆匆地跟着上了电车,车门在下一瞬重重地关起,窗外蔚蓝天际中滑翔的几只鸟儿印入深红色的瞳孔。

——是这样吗,他是被关起的鸟儿,失去了自由,羽毛殆尽,伶俜的身影才会支离破碎。

既然这样,斯雷因,我给你自由,由我给你带来新的光明。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如同当初自信而有活力地飞翔,海鸥。

—————————————————
一但弄清自己感情就立马行动的果决少尉大人⊙ω⊙斯雷因那么迟钝可能发现感情要很久
本来不想这么明显写出伊奈帆的情感的,但是想到伊奈帆也算是迟钝的低情商白痴吧hhhh
这段写的炒鸡慢而且语言组织不好,估计以后还会慢慢修改,抱歉这么迟更新,因为过年和开学事情很多……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