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Genesis-Licht 04

这家伙意外地身手不错。

斯雷因被摔到床上时如是想道。

右侧头部重重撞击至干硬的床板,斯雷因感到皮肤在干燥粗糙的布料上摩擦得生疼,几缕略长的发丝被木板缝隙扯住,尖锐的疼痛感使得眉头不自觉地深深皱起。

或许是看见了身旁带着痛苦和隐忍的表情,造成这一切和他一起倒在床上的罪魁祸首不由愣了半顷,紧握他右腕的手松了些许劲道。

斯雷因趁着空当,立即咬牙不服输地用自由的左手还击。却在还未触碰到对方时被反手钳住,双手被同时拽至头顶。刹那间天旋地转,斯雷因被伊奈帆牢牢压制在身下。

啧,力气真大。

翡翠色和赤红色相互对峙着,鼻息呼出的热气相互交融。
——————————————————

这一切状况是如何造成的斯雷因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他只记得被突然站起的对方轻抚耳际发丝后,一种莫名的情绪沿着发尖流淌,直到脸颊升腾起热度。

霎时饱满的情感涌入心脏,挤得胸口闷痛。

是恨意吗。他在那一瞬间愣住,失神思考。

目光在下一刻触及对方的黑色眼罩,脑中嫉妒,愧疚,迷惘,甚至是执着的情感迅速融合,传递至每一根神经。

喉咙干渴异常,斯雷因觉得刚刚被撞击的地方隐隐作痛。

痛感伴随细小的痒悸,像微小的银针细密戳动掌心。酥麻的感觉紧攥他的脖颈,逼迫得他近乎窒息,胸口发疼致使心脏跳动的频率不受克制地加快。

是讨厌吗,是恨吧。无数声音在脑海中回响,斯雷因最终确认了答案。

他想起还是蝙蝠的自己当年在战场天真地问了句,“你是我的敌人吗?”

伊奈帆那时似乎很好地用行动回答了自己,莫名的失望和希望连同机体被狠狠甩入水中沉溺。

是这样啊,清醒吧斯雷因。这个人一开始就处于与自己不相容的对立面,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这个战后的新世纪。

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呢,对方的温柔吗?那只不过是公主殿下的交代,对自己这个战俘的怜悯。

一瞬间自以为了解真相的愤怒占有了所有的情感,鬼使神差间他抓住伸向自己的少年的手腕,双手用力。

对方当然不是好惹的人,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制住自己。

双手手腕被一只手紧紧握住举过头顶,上方正对自己的赤色瞳孔深处的亮光暗了下来。斯雷因轻轻叹口气,阖上双眸将头转至一边,放弃了抵抗。
————————————————————

冷静沉着如伊奈帆,对于猫瞳少年突然的袭击也略微有些吃惊。

身下人少见地做出认输的动作,头转向一边时露出的一小截白皙脖颈在耀眼的白炽灯下反射柔和的光彩。

嗅觉中增添淡金发色少年独有的味道,伊奈帆觉得自己一贯的冷静防线逐渐分崩离析。

他不知所故干咳一声。又是熟悉的悸动与烦躁感。

猫瞳紧闭,精致纤巧的锁骨从淡蓝色的衣领露出些许,伊奈帆嗅着浅金色头发散发出清爽的香波味道,大脑中的知识体系有那么一瞬间告诉他合成愉悦感的一个可能性。

不可能。

伊奈帆一瞬间否定那个想法,然后摇了摇头在内心重复了无数遍。

“想出去走走吗?”黑发少年身体缓缓离开,手上却并未松下力道。

并未回应,碧玉色的双瞳睁开,像在看一名失忆症患者抑或精神障碍人员。

“……我正在请求上级批准,因为你的危害性就现况来说已经减弱,你的自暴自弃行为多多少少引起了他们对你心理的重视。毕竟关于你,女王和他们有过谈判。”

艾瑟伊拉姆殿下吗,自己还在给她添麻烦啊。

淡金发色的少年轻轻地叹了口气,却好似听到上方已经远离的微弱的呼吸声又逐渐靠近,青蓝色的布料在自己淡色的囚服上一点点留下深重的色彩。

……这是什么情况?

“界冢少尉,你在干嘛?”斯雷因一双猫瞳圆睁,看着上方逐渐压过来的闭上眼的某橙色。

“嘘,别吵。我昨晚军务太多没睡……为了过来探监……早起了……”少年的清秀声音逐渐减弱,只余下浅浅的鼻息一颤一颤敲击着斯雷因的心脏。

脸颊上的热度再度升腾起,斯雷因静静听着上方浅眠的声音,用终于自由的右手掩面。

——界冢伊奈帆,你究竟想怎样。

为什么要说……再让自己去外面的世界呢。

想到能再次看见湛蓝抑或灰白的天幕,触碰新鲜透明的空气,斯雷因的呼吸变得急促。

——那是新世纪的安静美好,但与自己无关。因为自己已经是在这世上被抹杀存在的人了。

内心的悸动与纠结缠和着哀伤在心中弥漫开来,苦涩感逐渐吞噬所有的不安。

今天真是太不平静了。

斯雷因的视线移至身旁引发这一切的黑发少年,抿唇克制心中的紧张感,纤细白皙的手略带颤抖地伸了过去。
这是不自觉的动作。

“至少别戴着领带睡啊,橙色混蛋。”

微小的声音逐渐消逝在碧玉色的眼眸阖上之时,两道轻微的呼吸声在阴冷的狱室中逐渐平稳。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