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Genesis-Licht 03

那是纯净的蓝,一望无垠。

斯雷因每次被押送去会见室时,都会不由自主被路途中通向外面世界的小窗吸引住而感叹。

仅仅是一小块被铁栏分割成数份的湛蓝,对他来说就是惊鸿一瞥,一方天地也是救赎他的世界。

有时天空是灰蒙蒙的,还会传来雨点敲击房檐的脆响,太久没有嗅到带有生命气息的迟钝鼻子在那一瞬间变得异常敏感,泥土和草木的新鲜气息充斥他的胸膛,甚至带来了一瞬间的愉悦感。

被关押在监狱里太久,他已经许久没有好好看过外面的世界。记忆中的地球景色逐渐分崩离析,他只能靠着那一眼湛蓝闭眼想象。

云卷云舒,清风涤荡无边的翠绿。再远一点,湛蓝之上也许还有洁白的海鸥划出优美的弧线,清爽的海风吹蓝整片大海。逾深处,那种碧蓝应如同在火星上看到的一般纯粹。

下雨时就会是另一番美景了吧。细雨蒙蒙是别致的情调,倾盆大雨是交响的前奏。

地球就是这样奇妙的地方,是地球人的,也是......他的家乡。

然而如此美景是一般地球人的专享。对于他这样监禁终身的世纪罪人,晴天雨天并无相异。

不对,不同的景象是有的。

比如雨天他经常看见黑发的少年不同往常的衣冠整齐,而是全身湿漉漉地坐在他面前,毫不在意监狱的阴冷潮湿的气息,直接摆好棋盘问他有无兴趣下棋。

就像现在。

斯雷因目光紧盯着少年完全淋湿的黑色短发。略长的刘海因为雨水的固定作用顺服地贴在眼罩上,水珠顺着发丝缓缓滑落浸润入布料。比眼罩更吸水的是深蓝色的军装,已经偏向青蓝的色彩昭示衣服主人完全变成落汤鸡的事实。

黑发少年依旧有条不紊地摆好棋子,指尖离开棋身时留下浅淡的水痕。

真有他的风格,斯雷因这样想着。就不能好好擦干整理好狼狈的样子吗,这样完全给了自己嘲讽的机会。

对面的人依然没有擦干雨水的自觉,只是淡然伸出右手,暗示可以开始了。

“我说,界冢少尉,我很久以前就和你说过,自己对于下棋没有任何兴趣。”斯雷因暗自腹诽某橙色家伙真是我行我素。

“你也说过你会下,特洛耶特伯爵。”伊奈帆主动转换棋盘,执起黑子,走了两步士兵抬头饶有兴味地看向斯雷因碧玉色的眼眸,暗色的赤瞳竟然带上了少有的光彩,“那你对什么有兴趣?吵架?”

斯雷因本来想再次要求伊奈帆忘记公主的要求放置他不管,却一瞬间想起不久前一个下雨天的对话,立即选择了缄口不言。

那是某橙色各种旁敲侧击自己的爱好以及推荐自己下棋看哲学书之后,对于自己略带怒意的挑衅,竟然捎着几分愉悦回应了。

「我就是来和你吵架的」

这之后斯雷因可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对于对方这种不理睬言语暴力,死缠烂打变相履行公主拜托救他的责任并且给予自己精神反击的行为,斯雷因想了半天,只能以耍流氓来形容了。

流氓是不能再和其理论的。再次思考至此并且感叹自己选择明智时,斯雷因眼角瞥到对面人身旁的天蓝色方巾以及内部包裹的物品。

年轻少尉确实如他自己所说,在斯雷因生病期间甚至康复后经常来探望,并且每次都会带来自己做的便当解释称帮斯雷因补充营养。

嘛,确实非常好吃。

斯雷因这样想着,就开始猜起今天午餐的花样。比起火星的冰冷藻泥,即使再倔强不想吃宿敌食物的他,见到各种精致的日式料理也不由食指大动。

都怪那个橙色家伙。该死,他怎么那么会做饭。

每每最初坚持拒绝食物的斯雷因在对方的劝诱后,大快朵颐时看见对面赤红瞳孔中明显的笑意时,忿忿想到。

————————————————
伊奈帆注意到碧色猫瞳反复停留之处,对方的心思了然于心。他有些觉得好笑地拿起便当打开包裹的方巾。

揭开盒盖后上汤鸡蛋卷的香气立即充满整个狱室,那一瞬间翡翠色如同夜晚的猫瞳一般亮了起来。

伊奈帆将筷子递给淡金发色的少年,抿唇看着对方笨拙地使用不熟悉的食具,一阵熟悉的暖流又悄悄从手心流至胸口。

奇怪的躁动。

大脑内内啡肽的分泌一如既往变得更加迅速。伊奈帆发觉只要看到那名碧色猫瞳少年充满生气的样子,就会感到十分愉悦。

畏寒的身体即使完全淋湿也不再感到冰冷,左眼前凹凸不平的潮湿布料被发丝反复摩擦的感觉反而使内心不收克制地颤动。

该去理发了。

这样想着,他却注意到对面少年淡金色的柔软发丝在白皙的颈边反复轻擦,在对方低首时顺着纤细的锁骨下滑至饭盒边。

轻声站起,手不由自主伸向精致锁骨之上的淡金色。

在双眸触及到对方惊讶的眼神时,伊奈帆才愣住反应过来。

他想到自己上次就是如此,不由自主伸手去触摸对方因生病而泛着潮红的白皙脸颊。感到指尖下细腻光滑的触感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立即收回手指,心中却残留了几分温暖奇异的躁动。

“干嘛?”翡翠色中隐隐透着敌意。

“你该理发了。”伊奈帆依旧的淡定。

“哈?”

————————————————————
借用了一些官方24.5话雨的断章的repo的梗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