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Genesis-Licht 01-02

标题是创世纪和德语的光芒的意思
原著向……可能OOC,毕竟好几个月写的……
这里是第一次玩lofter的阿彻,请多指教

楔子
“呐,你知道吗伊奈帆,爱的情感是从眼睛倒映上对方身影开始的。”

“爱的情感是相遇时脑内多巴胺快速分泌形成造成的情感。”

“你!”淡金发色的少年对于面瘫爱人不会说情话的属性想要发怒却又无可奈何。

“就像我看见你的柔软发丝,那如同夏目漱石笔下明亮的月亮般美丽的色彩之后,心中涌上的情感。”黑发少年执起他纤细白皙的手,轻吻于上。

01
————伊奈帆视角————
“奈君,真的不用我陪你进去吗?”界冢雪担忧地看着弟弟,戴上眼罩的左眼总令其放心不下。

“没有关系的,雪姐。”伊奈帆解开安全带浅笑了一下,他知道鲜少露出的笑容会让爱操心的姐姐安心不少,然后拿起几本书籍走下车。

“咦心情不错的样子嘛,看来我可以期待今天的晚餐了”愣了半顷,界冢雪微笑着在身后打着招呼。看来是不用担心了,自家弟弟并没有什么战后遗留心理病症。

伊奈帆面无表情地回首挥臂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进了阴暗潮湿的监狱。

监狱长在前面引路,身边经过的狱卒都带着憧憬的目光敬礼,有的甚至激动到声音发颤,毕竟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工作,实在难以有什么机会会见这种万人瞩目的军队英雄。

毫不在意的伊奈帆则是专心听着监狱长的看守报告。监狱里太过阴冷,畏寒的他很不喜欢。

“……话还是很少,日常审问的时候完全不说什么,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我们。虽然整体情况好了很多,进食量也开始增多。但是总是这样我们会很困扰,毕竟也有上级比较关心。”

伊奈帆知道监狱长的意思,即使监狱的那位重量级罪犯归自己管理,但是地球高层非常希望能从那名火星伯爵身上获得什么情报。如果不是火星女王的特别遵嘱,也许早就有特使被派使用严刑逼供了。

智能识别器正在聚焦监狱长的瞳孔,伊奈帆在一旁静静看着坐在玻璃对面的囚犯。

他似乎又瘦了,浅蓝色的囚服穿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衣领拉低露出精致的锁骨,几缕略长的浅金色头发顺着骨头的凹陷处安静地垂放。

伊奈帆突然觉得一股浅浅的热流从手心流至胸口,一段时间未经修理的刘海触碰得眼罩下的皮肤有些痒痛。他脑海浮现界冢雪之前在背后喊出的话语,左手抚上黑色的布料,凹凸不平的触感使他失神想起雪姐的话语——自己看起来心情好吗?

恍惚只是一时,左手上移拂开搭在眼罩上的刘海。什么时候抛下大量工作去理个发吧,这样想着,又在心里嗤笑自己明明没有时间。

是对自己的嘲讽还是对心的掩饰与欺骗。界冢伊奈帆依旧没有弄明白莫名的烦躁来源于何处。

门打开时,发丝在白皙的脖颈上轻滑,被探访的囚犯抬头露出翠绿色的猫瞳,呆滞地看向门口一眼,看见来客时,眼眸深处的色彩却微不可察地变动了几分,立刻又阖上双目。

“接下来就麻烦您了,界冢少尉,我们先出去了。”

伊奈帆点头示意,然后坐在椅子上平静地看着对方。

囚犯似乎倔强地不想输过去,睁开猫瞳与其对峙着。过了半晌,囚犯似乎忍受不了诡异的氛围,率先开口道:“界冢伊奈帆,你想干吗?”

伊奈帆并没有理会对方明显不耐烦的眼神,将桌上带过来的书籍推向对面。

“这是什么?”

“哲学书,斯雷因。我说过,你很适合研究哲学。”

“不理解你想干嘛,我不想看你带的这些书。”斯雷因将书推回,皱眉用清亮的双眸不带善意地看着年轻的少尉。

“看看吧,多看书多了解一些关于地球知识,总不会再犯把瑞利散射当作折射效应的错误了。”伊奈帆并没有接受,看着对方逐渐有生机的双眸,他觉得体内的内啡肽似乎开始快速分泌,形成体内的暖流,给畏寒的他带来几分精神上的愉悦。

“你!”斯雷因突然站起,脸色白了几分,抿了抿淡色的嘴唇又坐了回去。

“我给公主….艾瑟伊拉姆殿下,从头到尾带来的答案都是错误…..”回忆带来的痛楚在翡翠色中蔓延,水汽一同弥漫。

“斯雷因,这已经是战后新的世纪。女王给你的救赎,请好好把握。”伊奈帆冷静的声线打断了斯雷因的愧疚呓语,在斯雷因惊讶着抬头之际,他把桌上的书推了回去,“首先,从好好吃饭做起,不然监狱长又会和我抱怨。”

因为有军务,伊奈帆并没有和斯雷因下棋就离开了。

他觉得自己有些急促,所以又随意说了吃饭的事掩饰一下草草收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由自主打断对方的苦痛,并且说出自己未经思考的话语,简直就是…..

不想让对方再苦痛下去。已经是新的世纪,他希望那名少年也应该是全新的心境,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如此希望。肾上腺素急促的分泌让他体会到这已经是渴望。

简直就是想去救赎那个人,给他的世界带来光芒。
————————————————————————————————
楔子里不会说情话却又说出表白的伊奈帆
注:日本作家夏目漱石说今晚月色真美,就是我爱你的意思

02
——————斯雷因视角——————
不知道过了多久,斯雷因感觉自己蜷缩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度过了昏天暗地的数日,缓缓睁开干涩的双眼。
大脑混沌紊乱,神经刺痛。

在生理作用下,咯吱打颤的牙齿间麻木的舌头不自觉伸出,费力地舔了舔极度渴望湿度的唇瓣,斯雷因觉得自己连翻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从那之后已经过去几天了呢。在监狱待得太久,好像早已模糊了时间概念。

头痛欲裂的他只能回忆起那个黑发赤瞳的少年探监时的动作和话语。

在新世纪把握救赎么。脑中着了魔般不断回放年轻少尉临走前说的话,以及他微抿的唇和紧收的下巴,像在昭示一向冷静的某人在发怒。

斯雷因脑中的片段瞬即跳到第一次审问时,橙色家伙也是这幅模样对他强硬道:“你要活下去。”

这种不知道是安慰还是生气的话语不间断在斯雷因混乱的大脑中回放。

你疯了。斯雷因立即这样对自己说。你真是疯了,为什么会觉得是安慰呢。

橙色家伙也说过“因为瑟拉姆小姐交代过,要救救你。”这一切都并不是他主观的想法。

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善良的艾瑟伊拉姆公主殿下,自己还是辜负了她的期望吗。希望通过自己之力去完成她的理想的自己,反而在最终给她带来了更加巨大的伤痛。自己真是,太过分了,伤害了数不清的人。

监狱里阴冷的潮湿气息令虚弱的身体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胃部的绞痛,斯雷因虚脱般尽全力轻攥囚服的布料,视野反复眩晕颤动之后,意识还是在刺骨的寒冷中跌入了黑暗。

梦中的幻境永远比人间的现实温暖明亮。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一个世纪之后,他发觉自己站在一片夕阳之中,眼前的熟悉身影身着珍珠色的礼裙,金色的长发随风轻轻飘动。

那个身影突然转身,然后温暖的触感覆盖了他冰冷的双手。

“艾瑟伊拉姆殿下,我…..”斯雷因愣愣看着公主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握住自己的白皙双手以及逐渐靠近的祖母绿色眼瞳,脸颊升腾起温热感,然而他渐渐觉察出不对劲。

祖母绿色在靠近时逐渐加深成沉静的深红色,笑容也渐渐消失。靠近时已然是另一副熟悉的面孔。

“伊奈帆!”斯雷因不禁大声喊了出来,突然感觉手上拥有温暖触感的事物僵硬了一下,他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渴疼痛。

吃力睁眼后面前是与梦中无异的赤色眼眸。见他醒来,一向毫无波澜的瞳孔深处似乎翻起微小的涟漪。然而那只是一瞬,斯雷因闭上沉重的双眼告诉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39度7”橙色家伙冷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随即唇瓣上感受到渴望已久的湿漉感觉,斯雷因不自觉抿紧了嘴唇。酸甜的味道,很像橙子。

“我用棉签蘸了维生素水给你。”伊奈帆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即冰凉的触感落在额头上,斯雷因感到全身的舒爽。他似乎听到了一道极轻的叹气声,不禁微微睁开了双眼,发现赤色眼瞳正目不转睛看着他。

“监狱长告诉我你在我走后就得了重感冒,发烧了整整两天。”伊奈帆调整了他额上的冰袋位置,“我这几天会常来看你。这是药,方便坐起来吗?”

斯雷因想说自己可以,然后他用力将双手撑在床面上,身体却没有移动的迹象。

这时一道温柔的力量将他轻轻扶起,斯雷因意识到时他已经靠在了伊奈帆的肩膀。橙色家伙用略带无奈的语气说:“逞强的心理带来的实际效果往往是并不符合人类能力值目标无法达成的失望结果,你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

一如既往的解说语气中带着几分宠溺般的温柔,斯雷因怀疑今天真的是自己烧糊涂了频频出现幻觉。伊奈帆毫无波澜的面瘫脸更让其确信了这个结论。

“谢谢。”被喂下药丸后斯雷因用尽全力出声道歉。

被靠着肩膀的家伙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然后以同样温柔的力道扶着他睡下。

意识依旧混沌的斯雷因没有力气再去听清伊奈帆说了什么,抑或看清其做了什么,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他再度闭眼进入梦境。

半睡半醒之间他似乎感到一个触感轻轻抚上自己的脸庞,只是轻轻一下,就立即消逝了。

然后他沉沉睡去,带着说不清原因的安心感。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