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橘子

考研狗,更新不稳定见谅,厨力支撑一切

不老魔女和她的赤龙(中)(旧剑咕哒+梅林咕哒)

魔女集会的梗,渣文笔,架空设定,ooc也能接受的话→

旧剑OOC微黑预警,亚瑟真的是个好孩子,但是因为环境所迫ORZ

上篇 不老魔女和她的赤龙(上)(旧剑咕哒+梅林咕哒)

“你是谁?”立香疑惑地皱起眉头,目光上下打量着男孩布料下裸露出的累累伤痕,斟酌着修改了措辞:“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孩子?我明明布下了至少三层结界,普通人是看不到这间房子的。”

男孩碧绿清澈的瞳眸茫然地睁大,清秀面庞努力扬起看向立香:“我寻着令咒过来的。”

少女杏目圆睁,不可置信道:“令咒?你是使魔还是魔术师?”

令咒是束缚魔术师和使魔的特有标记,一般来说,高级魔术师经常在无法操纵高级魔兽之时,会趁着魔兽虚弱的时候与对方定下主从契约。

然而签订令咒需要耗费大量的魔力,即使是被称作迦勒底魔药天才的立香,在年轻时也没能成功立下相关的魔法,何况眼前的孩子最多才七八岁的年纪。

立香金色的眼眸微微眯起,瞳孔深处倒映出对方身影缓慢流动的魔术回路。

这孩子身上的魔力纯净单薄,是不可能有精力去缔结令咒,除非——

“都不是,我是魔兽。”男孩静静观察少女脸部表情的变化,似乎明白了什么,没等立香反应过来,小小的手便拽住了对方破旧的衣角。

湖水般的碧眼蒙上了一层水汽,男孩奶声奶气可怜巴巴道:“而且是没有主人的魔兽。这位小姐,您缺使魔吗?”

正…正中心头!

超可爱的人形高级使魔啊!立香在心中按捺不住地大喊三声,在失去理智的前三秒忽然清醒,握拳假装咳嗽几声,正色道:“你既然是魔兽,怎么会有令咒束缚?”

“之前有个魔术师想在我没出生的时候就订下契约。”男孩委屈兮兮地撇了撇嘴,“幸好我在他得逞之前就破壳了,王…我姐姐带着刚化成人型的我在牺牲前勉强飞出住地。我被她临死前丢在森林里,吃着野果辗转过了好几年,才感应到了我那个残留令咒的蛋壳。虽然契约没签订成功,但是我们之间仍存着一丝联系。”

立香蹲下身子,无奈而小心地查看男孩身上的伤口,一边仔细地检查对方身后的翅翼:“既然感应到了,为什么还要去寻找蛋壳?万一那个魔术师…”

既然说到破壳和会飞,那这孩子大概是鸟类使魔了。

“我就想飞过来看看。我知道现在还打不过他,但是以后一定会为姐姐报仇的。”男孩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朦胧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看着立香:“结果一不小心闯入了您的结界里,被咒语烧伤了。”

原来如此。立香点了点头,有些愧疚道:“你把原型化出来,我先用治愈魔法为你疗伤。”

十秒之后,立香的愧疚之情就被惊涛骇浪的诧意所淹没。

身高数米的赤色生物对于同种来说可能还体型幼小,但是比起身形颀长的少女来说,还是庞大过了头。

立香呆立在原地,木楞地看着对方扬起的犄角,清啸龙鸣生生将自己被惊到九霄云外的魂魄给抢救了回来。

等等,不是鸟类,是赤龙?

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了近乎一个世纪之久,少女猛然想起了什么,白皙面孔陡然涨满绯色,紧接着厚重木门砰地合上,徒留下赤色幼龙在一片扬起的尘土中独自懵逼。

急匆匆裹着长袍飞奔入房间的立香抱着头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只觉胸口闷气得难耐至极,犹豫再三还是平复下了怦怦直跳的心脏,手忙脚乱地翻出了梅林留下的魔法收缩袋。

果不其然,赤色的蛋壳闪光得更为剧烈。少女顺着荧光瞧去,蓦然瞥见袋中漆黑之处曾被忽视的一角湛白。

展开便是书写优美的信纸,立香甚至都能想象到那名花之魔术师得意而轻佻的笑容,潇洒的字迹无不在意地写道:“立香(//▽//)收到了你真正的生日礼物了吗?就当是我二十年前抢走你原来使魔凯西帕鲁格的补偿(๑>ڡ<=☆不要太惊喜哦(ฅ´ω`ฅ)”

所以说为什么要用魔法少女的语气写信啊你个网骗老流氓!

藤丸立香,魔术界首屈一指的魔药大师,在她一百二十岁的生日这天,收到了一只传说中灭绝已久的赤龙使魔作为生日礼物。

立香顺着窗口看向已经变回原形的金发男孩,无力地垂头捂住心口,也不知这是惊喜还是惊吓。

啊…下次回迦勒底的时候还是把梅林学生时代的告白信恶作剧告密给罗曼教授吧。心累之际,立香默默下定决心。

 

“诶——你是这样解释的啊。”魔术师漂亮的晶紫眼眸弯起,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面无表情的金发男孩:“我倒是不建议当个屠龙的反派,只是以为外表乖巧如你,会编个更为靠谱的故事呢。”

“有问题吗?”男孩撇眉看着水晶球内眼含狡黠笑意的男子,“反正她会相信,不是吗?”

“讨厌啦,立香怎么说都是被魔法界倾力保护的纯血天才,头脑还是很好用的。”梅林轻笑:“只是有时傻得可爱。这次估计是为了帮我这个老友赎罪,才会答应的吧。”

“如你所说,她其实很聪明。”男孩揉了揉眉心,颇有些烦恼道:“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好在她已经同意收留并教我魔法了。拿到藤丸家的家宝估计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那可是潘德拉贡王室屠尽整个藤丸家族也没能拿到的东西,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到手。”

梅林嘴角弧度扩大,眸中笑意却不达眼底:“还希望您也遵守诺言,对她多些耐心。您也不想世人知道王族都是非人种的秘密吧,王子殿下?”

“如果她能顺利助我从摩根那夺回继承权的话。”男孩对魔术师的威胁无动于衷,语气冷漠道:“到时我也会信守诺言。毕竟她可是世上最后一位魔女了,我会尽量保住她的性命。”

“亚瑟——”少女焦急的嗓音自屋内远远传来:“八连双晶找到了吗?这边药剂已经变色了。”

“来了。”男孩将水晶球偷偷置于草堆后,一瞬间扬起灿烂干净的招牌笑容,捧着手中的晶体急急向屋内跑去。

斑斓的多面晶体被磨成细碎的颗粒,少女小心缓慢地将其加入坩埚中湛蓝的液体中,看着巨大气泡源源不断自锅底冒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

“立香姐姐。”亚瑟注意到对方眼底愈加严重的青黑,拉住对方双手撒娇般摇了摇:“在这等着也无济于事,先去睡会儿吧,我去帮你看一会。两个小时对吧?”

少女有些犹豫:“可是这…”

“去吧。”亚瑟小手费力地推动立香,笑眯眯道:“要是有什么异况,我会把你叫醒的。”

“好吧,我们家亚瑟还真是个小大人,那就多谢啦。”立香顺手轻柔地理了理男孩因为奔跑而凌乱的发丝,裹着长袍倒头仰躺在沙发上,不到数秒便沉入了梦乡。

屋内一片寂静,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和坩埚内液体咕嘟咕嘟的响声。

亚瑟嘴角笑意敛起,清澈的碧眸恍若深不见底的水潭,指尖微动,轻轻抚上头顶还未逝去的温度。

真暖和。男孩默默想着,只觉指尖都要被那份炙热灼痛,也没能舍得把视线从那一片橘色上移开。

他自小被丢弃皇城万里之远,每日被囚禁于一方小屋内做农活,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绚烂的色彩。

沙发上深色布料下的少女蜷缩成小小一团,亮色发丝张扬却柔顺地披散在白皙的面庞之上。

立香裹着薄被翻身,无意识中低声嘟囔出一句:“亚瑟乖,痛痛飞。”

男孩眉心一跳,只觉空荡多年的心口似乎涌上一层奇妙的情感,缓慢而笨拙地遮住了遍布心脏的伤口。

你真是个怪人啊,立香。

亚瑟这样想着,手臂却不由自主向前,小心翼翼地帮少女掖了掖被角。



这篇的背景处理有些笨拙,是王室的继承者纠纷和藤丸被屠族的原因。最近因为有考试所以延迟放出了,下次会早点更新

不知道还有人记得这篇吗orz


评论(15)

热度(186)